猫咪vip破解版v102

科举结束已经有十天了,在五天前,考试院贴出了殿试通知名单,通知三千名考生参加殿试,如果没有机会参加殿试,那就意味着进士科落榜了,只能指望太学和国子学的录取名单。

昨天上午。明法科、明算科和明字科已经放榜了,薛清高中明法科第二名,着实让郭锦城羡慕,同时也为自己担心。

刚开始,郭锦城并不是很在意能不能考中,他也只想是试一试,可当薛清考中了,他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开始变得患得患失,渴盼着自己考上,又唯恐自己考不上。

他几次想去询问父亲,但最终还是克制住了,父亲明确给他说过,他不会干涉,也不会过问,能不能考上都是他自己的本事。

天还没有亮,郭锦城便早早起来了,他刚洗漱完,白居易便探头笑问:“收拾好了吗?”

“差不多了,但也不用这么急吧,据说要到中午才发榜呢!”

“不可能中午才发榜,应该是上午,我们吃点东西就走。”

“两位,早饭来了!”

薛清拎着食盒笑眯眯走了进来,他考中了明法科,心情很好,这两天甘愿做跑腿,和白居易的关系也好了起来。

“豆浆和酥油饼,它家酥油饼不错,里面有一层肉酱,非常美味。”

豆浆是装在葫芦中,上面用木塞塞紧,只要不倾翻,一般也不会漏,葫芦底部有各店的标识? 一般押五文钱,还回去就能取回钱,当然? 这只是街头小店的做法? 高端大店就是用细颈瓷瓶? 然后同样用木塞子塞住。

薛清见两人比较紧张,便笑眯眯劝道:“你们两个不要担心了,都参加过殿试了? 还怕自己考不上?”

清秀低头沉思妹子粉嫩露香肩

白居易嘴里吃着饼? 含糊不清说道:“有三千人参加殿试呢!三十人才能录一人,一样难考中。”

薛清咂咂嘴又道:“其实我觉得朝廷没有必要再考殿试吧!既然省试已经通过了,就按照省试的成绩排名不就行了?还多此一举。”

“错误!”

郭锦城毫不客气地纠正他? “在考试院进行考试只能叫做礼部试? 然后把礼部试和殿试合在一起? 才能叫省试? 再说? 光凭一次考试还看不出考生水平? 必须考两次,既防止了作弊,又能看到考生的真实水平,这才比较合理。”

薛清见时间不早,便不耐烦道:“快吃吧!我就说一句? 你却啰嗦半天!”

三人很快吃完早饭? 收拾一下便出发了。

今天是发榜的日子? 从去年开始? 发榜制度就进行了改革,不再派人去长安各家客栈报喜,改成由进奏院通知家庭所在地官府? 由地方官府派人去给各家报喜,京城的考生则统一去看榜。

榜单就在考试院广场上发布,天还不亮,这里已经聚集了数千人,每个士子都心中忐忑,不知道自己能否考中?

当然,如果连参加殿试的机会都没有,那就不要指望还能考上进士,不过今天同时也是太学和国子学发录取榜单时间。

太学将录取两千五百人,国子学将录取了五百人,这种榜大家戏称为铜铁榜,排在进士科的金榜和明经明法科的银榜之下。

此时,在大明宫政事堂,郭宋和众相国再进行最后的审核,主要是对前十名进行审核,然后由晋王确定前三名。

其实前十名的水平都差不多,确定前三名大多是从政治上考虑,毕竟天下人都在瞩目,有的时候是为了平衡世家,有的时候是为了平衡地区。

郭宋望着名单有点发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儿子竟然能考进前五名,之前,他儿子也参加了殿试,可能是比较紧张的缘故,发挥不太理想,只获得殿试第十一名,但他在礼部试中发挥极为出色,夺得礼部试第二名,综合下来,最后排名第五。

郭宋要把他定为前三,其实也完可以,只是这样太明显了,郭宋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对众人道:“第一名定为苏州沈铠,大家没有意见吧!”

沈铠是吴兴沈氏,江南著名的大族,这次沈铠考中礼部试第一名,殿试也不太理想,只得第五名,综合排名第二。

众人明白殿下的意图,还是要进一步笼络江南士族,众人便没有反对,一致表示赞成。

“第二名定为简州士子江尧,大家有不同的看法吗?”

江尧是礼部试第三,殿试第一,综合排名第一,按道理他应该是状元,但郭宋把他向后挪了一位,其实已经不错了,把他定为榜眼倒不是因为他是巴蜀士子的缘故,而是因为他出身贫寒,郭宋需要树立一个寒门子弟的榜样,以显示科举的公平。

大家都没有反对,这时,独孤立秋笑道:“第三名探花就给薛锦吧!他毕竟是礼部试第二,又才十五岁,殿试稍微紧张一点很正常,难得有这么优秀的神童。”

相国中只有独孤立秋知道薛锦就是郭锦城,其他人都被瞒住了。

这时,郭宋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各位,这个薛锦就是世子锦城,我很难办啊!”

政事堂顿时一片哗然,谁都没想到前两天因一篇安西对策文引发很大争议的少年神童,竟然就是世子。

他之所以发挥不理想,就是因为在写到安西军镇时,遗漏了碎叶军镇,后来想起来才在后面补充,不料补充的时候,把碎叶城靠热海,写成了碎叶城北靠夷播海,一个遗漏补充,一个常识错误,导致他最后没有进入殿试前十,但他的思路清晰却令众人大为赞赏,尤其他提出建立五十里驿站制度,令人拍案叫绝。

潘辽笑道:“举嫌不避亲,微臣觉得让世子为探花倒是一桩美事,毕竟实力摆在这里,让人无话可说。”

杜佑也对郭宋道:“殿下,世子能有如此成就,这也是他师父李阁老的悉心培养的结果,我们就算不考虑世子,也要给李阁老一个交代。”

张歉逸也劝道:“请殿下相信政事堂各位相国的眼光,大家都有理智的判断,知道何事可为,何事不可为,绝不会迎合殿下,既然大家都一致认为世子可以高排,那就说明世子受之无愧。相反,因为他是世子而剥夺他应得的地位,那是对世子不公,也是对科举制度公平原则的践踏,请殿下三思?”

郭宋还是觉得不妥,毕竟他殿试没有考好,这是事实。

但众人却一心想让世子排名上位,他们见晋王迟迟下不定决定,便一起躬身,“请殿下三思!”

………

天色已经大亮,考试院前的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一两万人,人山人海,密密麻麻的士子,虽然人多,却不显得拥挤,主要是有十个发榜处,正北榜发布进士榜,其他九个榜则是发布太学和国子学的铜铁榜,这样便有效地将人群分流,进士榜下面只有五六千人。

这次和去年一样,也是录取一百二十人,其中百人是按照成绩排下来,而后面二十人则多少有点照顾成份,这也是惯例。

其中前三名叫进士及第,第四到第二十名叫做赐进士出身,然后第二十一到后面则叫同进士出身。

当然,大家都叫进士,没必要分得那么清楚,但事实上,在吏部考虑授官时,就不一样了。

第一名授从七品官上阶,第二和第三名授正八品官上阶,第四到第二十名是授从八品官上阶,然后第二十一到最后是授正九品官上阶。

别看都只差半级,但半级就意味着一届任期,还必须考核上等,如果是考核中下等,那升官那就别想,这一耽误就是十年的差距,到了中年以后,他们才会明白,在官场上竞争,最怕的就是年龄差距。

士子们引颈相望,这时,考试院内传来一阵鼓声,人群开始骚动起来,这时,考试院的大门缓缓开启,走出十支队伍,每支队伍都是十人,前面两名士兵开道,后面五名士兵跟随,中间是三名官员,一人扛梯子拎浆糊,一人手执金榜,另一名则是协助。

十支队伍向十个发榜点走去,人群纷纷闪开,其中一支队伍来到正北方向的发榜点前,这里发布进士榜,人数最多,士子们也最为急切。

官员们架好梯子,为首官员爬上去,在木板上刷上浆糊,另一名官员将一卷榜单递给他,第一张进士榜单是第八十五名到一百二十名,也就是后三十五名,榜单贴上了木牌,红底黑字,墨中还调了金粉,每个名字都金光闪闪,这就叫金榜题名,名字是州名加上县名再加姓名,这样,基本上就不会出现同名同姓的士子,

人群开始激动起来,拼命向上涌动,七名士兵手执白蜡棍,拦住了上前涌动的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