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软件老司机

“呼——嘶——”

“呼——嘶——”

迈克尔?艾卡斯塔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呼吸,紧紧地盯着炉火中那已经成型的钢胚,仔细地注意着上头的颜色变化。

他从未如此专注,五月的天气桑帕齐亚王国中部的城镇伊恩谢尔的平均气温已经可以高达三十几度,在这样的天气当中处于炉火的面前自然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受,但他对于这份闷热仿佛浑然未觉,任由那通红的脸孔上一滴滴豆大的汗水划过他长满金色和白色的络腮胡子的脸庞滴落到麻布制成的汗巾和鹿皮的铁匠裙子上——只是专注地、专注地紧紧盯着炉火当中的剑胚。

木炭无声地燃烧着,而迈克尔恍惚之间仿佛又回到了两周之前。

……

天气是燥热的。

即便是早已熟悉这种气温的工匠们在这样的日子里也会变得怠惰起来,只有不知疲倦的夏蝉,开始出吱吱的叫声。

——迈克尔是亚文内拉人,或者说,他的祖上是亚文内拉人。大约一百年前,或许更加久远,他的祖辈们在洛安人的侵袭下不得不离开了亚文内拉往南迁徙,最后在这里定居了下来以后,为了不忘记自己过去的故土,将姓氏改为了艾卡斯塔。

一个世纪的光阴过去,他们一家驻扎在这里运用自己的手艺成为了世袭的铁匠,十几年前迈克尔的父亲死去以后他就接过了这家铁匠铺的招牌,从此开始不分日夜地锻造。通过努力,迈克尔也算是在伊恩谢尔打响了自己的名号——这可不是普通人想象地那么简单,有经验的人从小镇的名称上面就可以看得出来,因为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居民都是亚文内拉裔的缘故,这个名字也是用亚文内拉语取得的。

而它的意思,是“铁盾”。

洛安人的侵袭劫掠,是有组织有纪律的。

执扇汉服美女古典写真

他们重点抓捕的对象是各种拥有手工艺的工匠——洛安人自身不屑于去进行任何除了战斗以外的行当,因此他们从其他国家和地区劫掠奴隶来为他们种田和建造各种各样的房屋工具,这其中作为战争的要需求。能够打造各类铠甲刀剑长矛盾牌的铁匠自然是当其冲。

所以举家带口拼死逃离的这些亚文内拉人,有许许多多都是职业的铁匠,并且包括迈克尔的父亲在内,他们都仇视洛安人。

逼迫他们不得不背井离乡的事情已经是老生常谈。但时年已经近五十岁的迈克尔却没有心思去管这接近一个世纪以前的烂账子,他在这里取得了相当高的成就,在铁匠铺林立的伊恩谢尔里头成为了头一号的招牌——这对于他来说就已经足够。

高处不胜寒,身为此地最强的铁匠,迈克尔是寂寞的。

他现在已经基本上不会出山。都将手头的工作交予麾下的铁匠学徒去做,因为在他看来实在是没有太多的工作值得自己去动脑筋思考,挥动锤子打造。

——直到那天为止。

骑着高头大马挂着蓝色佣兵徽章背后背着大剑的那个男人几乎是一眼就被他给盯上,但紧随其后他又瞥到了他身后的另一人——准确地说是那人那一头醒目的白。

“洛安人……”

想必对方在进城的时候就已经引起了不少的注意吧,老铁匠漫不经心地这样想着,他并没有在这个洛安人身上放太多的注意力。一个原因是就像我们前面所说的那样,迈克尔并不在意那些一个世纪以前的陈年烂账;而另一个原因,则是对方怎么看都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女孩。

秀气的脸庞,为了方便行动扎在脑后的简洁的高马尾,纤细的四肢。但比起这些迈克尔更加在意的是她身上的那套明显有战损痕迹的板甲衣——他紧接着注意到了对方腰间空空如也的武装带,来意已明,老铁匠心中不无自满地想着。

‘一个世纪以前你们洛安人得找我们去给你们造武器,一个世纪以后你们还是得找我们给你们做武器’他得意洋洋,自己锻造的武器有不少就这样挂在铁匠铺的门口进行展示,想来对方应该会在这之后惊叹于这优越的质量吧——

“怎么是垃圾。”

“咳咳咳咳咳咳咳……”正在心里头自满着的老铁匠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喉咙,铁匠铺内部的所有人也都听到了这个高大的男人皱着眉头说出来的这句话——他们也有被人找过茬,那些不服气的同行常常会找来一些地痞甚至是下级佣兵来这里闹腾,但前者通常都会被赶跑,而后者看到了武器的质量以后就会为了以后购买能有折扣而直接把自己的雇主给卖了出来。

——但这个人不一样。先他看起来不像是那些同行能够雇得起的;其次,他脸上的表情非常严肃而且认真,就好像他说这些是垃圾,是因为这些真的是垃圾。

“唉——”回过头的铁匠学徒们都叹了一声。他们是能够明事理的人,但他们的这位师傅,今年五十来岁的迈克尔?艾卡斯塔,手艺、人品、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倔得不行并且忍受不了任何人诋毁自己的作品——

于是他破口大骂了:“你这个无知的佣兵!你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年轻人!毛头小子,老夫我的作品到底——”

声音戛然而止了。所有铁匠学徒都愣愣地转过了头,在他们的印象当中,自己的师傅没有骂上一时半会儿肯定不会停下,这一次又到底是……

高大的黑佣兵——自然就是我们的亨利——俯下了身拿起了放在木台上的一把展示用的长剑,而他的这个动作将身后没有被披风遮盖的克莱默尔银亮的剑刃展示给了迈克尔——而老铁匠正是因为这一眼所见的光景,而彻底地噤声。

“这个表面处理……这是怎么做到的!”尽管已经年过半百,迈克尔依然健步如飞,但他扑过去想要抓住对方查看那把大剑的举动却被亨利轻而易举地避开,贤者看也不看后退一步就让老铁匠扑了个空,同时打量着手中的长剑剑刃,最后是出“啧啧”的声音摇了摇头。

“你小子!快把那个给我——”“你这剑,不行啊。”

再次出的恶评让老铁匠的眉毛皱得都快变成竖起来的样子,但紧接着亨利说出来的话语却让他还有任何听到这句话的铁匠学徒都愣在了原地。

“剑的重心太靠前。这样收手的回复就会稍微缓慢上一些,护手和剑刃的结合也有点问题,这里很明显是歪了——但最大的问题是剑刃的材质,仔细看的话可以现这里有一道裂缝从真刃弱部1的部分延伸到了剑脊的部位。这显然是淬火产生了失误的结果。”这还没完,亨利又接着娓娓道来。

“左侧的剑刃相比起右侧要更加地薄和窄,这代表这里原先也有相同的裂痕存在,只是你们把它给磨掉罢了。”

“打磨的工艺可以算得上是上乘,用来砍断肌肉和骨头并没有问题。重心的设计是为了加强它的单次杀伤力,这些我都能理解,但是这改变不了它是垃圾的事实。”

“你……”对方说出来的话语眼下位于此地有经验的铁匠都能判断出来确实属实,虽然这把剑本就是用来当成便宜货出售的,但不论如何被对方看出了这个问题他们一行人也还是都有些尴尬。

“不过……”但亨利接着又点了点头:“钢材的处理上面还算可以,虽然软了点,但可以看得出有在用心做。”他转头看向了门口的迈克尔:“这是你们这儿的哪位新手学徒做的吗——”

“……”所有人再度陷入了沉默,身后的米拉捂着嘴小声地偷笑了起来,亨利自然不可能这么迟钝察觉不到气氛,他完是坏心眼故意在欺负人罢了。

事实上在来到这里的一路上二人已经事先去到过了不少铁匠铺。先是有好几个说不给洛安人造武器的,接着一下一路询问下来又多多少少地得知了这间伊恩谢尔最强的铁匠铺的一些事情,其中自然就包括这个自恃清高鼻孔看人的老铁匠的顽固性格——而在米拉担心对方会不会出手打造的时候,亨利就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有对付他的办法。

“是……老夫做的。”迈克尔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出了这句话,他显得相当地不甘和愤怒,但也正因如此,亨利明白对方提起了兴趣,于是他才开始了叙述。

而随着贤者话语的进展,老铁匠迈克尔脸上的不甘和愤怒逐渐地被恍然和思索所代替,到了最后他甚至直接就用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大声地喊道:“原来还可以这么做啊!”

欣喜之色,油然而生。

像是年轻了二十岁,那个一直被认为是倔强顽固的迈克尔,一瞬间开始像是个学生一样在年龄大约只有他五分之三的亨利面前不停地询问着。紧接着话语还伴随着小鸡啄米似的不停点头。

当你执着于某项技艺达到了一定的岁月,达到了一定的程度的时候,只要提起这件事情,你就会神贯注,精神焕。

亨利给出的解决方案,让迈克尔花了不少的时间去准备。

伊恩谢尔的其他铁匠们满脸莫名其妙地看着艾卡斯特铁匠铺的学徒们行色匆匆地出去采购。然后拉着一车的沙子、两块玻璃、还有一整车的高级黏土和红砖以及铁矿就回到了城内。

他们不知道这些人想要干嘛,一些好奇的人开始围了过来,之后就这样看着迈克尔带着一众的铁匠学徒忙碌地开始在外头的泥地上搭建起来一个炉子。

‘原来只是要炼铁啊’——不少人直接就转身离开,但对于那些留下来的人而言,接下去所生的事情,却远远地出了他们的预料。

“钢,本质上是碳和铁的组合,控制碳的含量,就能够控制钢的软硬。”亨利说出来的话语对于铁匠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陌生的事情,他们很早之前就明白这个事实。一些在锻造过程当中渗入炉火当中的碳灰的铁锭会在成型以后拥有相当的硬度,但这个过程并不是他们所能掌控的,因为传统的炼铁的模式是将烧红了的铁块放在铁毡上不停地用大小的锤子敲去杂质——在此之前他们还得放在木墩上用石块敲击掉外围的坚硬的矿渣才行,使用石头是因为铁锤并没有足够的硬度来对付它们。

十分艰难的锤炼过程,即便是迈克尔这样的老铁匠也无法保证锻造出来的武器当中杂质的含量,事实上他之所以成为这里最强的铁匠并不是因为他锻造的武器把把精品。而是因为相比起其他人他锻造出来的武器报废的几率更低。

连杂质都无法保证完清除,那么就更不要提在这辛苦而又劳累的过程当中会渗透进去的碳成分了——这也是为什么包括米拉之前弯掉的那把长剑在内整个西海岸锻造的武器通常都会很软的原因,因为含碳量不好掌握,假如刻意地去增加的话很可能会导致武器过硬过脆。一经击打或者格挡就会碎裂成无数小块。

更软的钢材是为了安着想,毕竟不论哪里的铁匠都不愿意看到一位眼睛受伤的佣兵或者骑士提着半把断剑上门来寻仇——话归原处。

亨利所提出的方案,在此之前迈克尔从未想到过。

照他所说这是来自于东方和北方的锻造方法,是斯京和拉曼人的优秀手工。他详细地给出了所有的步骤,以及所需的材料清单。迈克尔和他手下的学徒们搭建出了一整个的熔炉。猪皮做成的鼓风机安插在了附近的位置,里头放上了一大堆的木炭,接着是一个黏土制成的小罐,之后再盖上更多的木炭,最后封闭熔炉。

要控制金属当中的碳的含量,最好的方法莫过于将它与定量的碳放在一起,同时隔绝与外界木炭的联系。

一个瓦罐是最好的容器,把铁矿和斟酌好的木炭粉一块儿放进去之后盖上盖子周围用黏土封得死死的就能做到这一切——但还不仅如此,昂贵的玻璃被打成了碎片迈克尔拿下了几小块与从海边取来的细沙一并放到了瓦罐之中,之后将整个瓦罐直接放到了熔炉之中。点火,焚烧。

铁矿当中有杂质存在,本质上是因为温度不足。

据说在另一侧驯服有飞龙的奥托洛帝国那边,他们会使用高温的龙焰作为熔炼宝剑的加温工具,但珍贵的飞龙的战斗工具用来进行这种行为只是奢侈,对于西海岸一介小国的铁匠而言就更加是天方夜谭——所幸人类的智慧从很久以前就是一种璀璨的存在,无法直接通过焚烧达到足够的温度的话,那么就盖一个厚厚的熔炉,将温度给禁锢起来。

厚实砖块搭建而成的窑子外围还裹上了大量的黏土,随着木炭的焖烧温度急剧提升而放在瓦罐当中的铁矿就这样直接地融化了开来。最先融化的矿渣流到了下方和沙子还有玻璃产生了神奇的反应,它们融合在了一起,而余下的纯净的金属则这样化作流质和之前放入的碳粉水乳交融。

在美妙的火焰熔炉和鼓风机一下一下送入的空气共同演奏的乐曲之中,迈克尔终其一生所未曾见到过的优良钢锭。就这样诞生了。

当炉火冷却下来砸开窑子用铁钳夹起瓦罐砸碎时,露出来的那一团散着即便在白天也非常非常明媚的金色光芒的钢锭,让活了半个世纪的老铁匠不由得泪流满面。

那是纯净的钢锭,烧得金黄通透完没有任何代表杂质的黑点。

——但事情到了这里仍旧没有结束,亨利的下一个提议,让他更加地感觉自己必须要神贯注。

钢制武器。都是需要淬火的。

加热到极高的温度之后快冷却,钢材会拥有极高的硬度,从而可以在砍中对手的时候不至于直接弯掉、卷刃或者产生缺口。

但这同样是一个难题,先是淬火的温度,太低了,钢材会很软;太高了,又会产生裂缝甚至直接断掉——这必须经由多年的经验来判断,这也是为什么迈克尔会亲自把关的原因,铁匠铺的周围都拉上了黑色的麻布,整个店铺的内部一片漆黑,只有这样,只有这样紧紧地盯着炉火,紧紧地看着这一切眼中只有火焰和钢材的颜色可以注意到一丝一毫的变化——迈克尔才能抓住那个准确的时机。进行淬火。

但……他回想起亨利的话语:“你们的剑之所以会碎裂,是因为淬火的时候用的是水,降温的度过快,换成油就会好上许多。”

‘但是那样……不会弯掉吗。’一丝丝的担忧和迟疑存在于迈克尔的内心之中。可之前的一切已经证明了对方所知道的事情比自己更多,他甩掉了那份多年老铁匠的自尊,一心一意地紧盯着炉火——时机到了!

“高温注意!”老铁匠一把夹起了剑胚,然后直接放进了装满黑油的石槽之中。

“噌!!唰——呼——”“哇啊!”他浸了几秒钟又迅地拿了起来,直接在剑刃上烧起来的大火让几名铁匠学徒都吓得大叫一声后退了几步。但迈克尔不为所动,戴着厚实猪皮手套的手一把抹掉了上面的火焰紧接着又再度放了进去。

“——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两周以来的努力和投资成败就在此一刻。

“没有声音……”迈克尔的眉毛高高地抬了起来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他从石槽当中举起了剑胚,黑漆漆油腻腻的一手半剑的剑条又平又稳,没有一丝一毫的弯曲。

“拿、拿测试台过来!”老铁匠这样喊着,所谓的测试台是一个在木墩子中间开了一道裂缝的柱台模样的东西,他等待着整把剑在空气当中完地冷却下来,然后把剑刃夹在了缝隙的中间,开始用力地扭曲它。

水平。六十度,五十度,整把剑被老铁匠扭到了四十度的层次,旁边的铁匠学徒们有许多都再次后退,他们生怕这把剑直接就折断剑刃飞出来伤到了自己。

“没有断……”扭曲到达了三十五度左右,但这还只是个开始,几名年长的铁匠学徒望着自己的师傅,迈克尔神贯注,然后缓缓地松开了手中的长剑。

“晃呜呜——”

依然平直,并没有因为扭力就彻底地维持在弯曲的模样。

“噢我的天啊……”迈克尔捂着自己的胸口连连后退。他最为亲近的几位学徒担忧地冲了上来,但老铁匠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只不过是过于兴奋了而已。

“我想我们……我想我们造出了一把国王宝剑!”

……

时间辗转,不多久,又过去了一周的光阴。终于拿到了崭新的长剑的米拉。心满意足地感受着自己手中武器那优良的平衡性。

光滑而又笔直的剑刃搭配和亨利的大剑如出一辙的倒v型护手,单单从外表上来看,它也已经是一把惹人怜爱的优秀兵器。

但比起这些,女孩更加在意的却是在要付款的时候,迈克尔所说出来的话语。

“怎么好意思要钱呢。”老铁匠如是说着,铁矿、黏土、砖块、沙子和玻璃。木炭加上炼制的人工,耗费了如此的精力打造出来的这一把剑在女孩看来就算要上上万丹诺也并不为过,但对方却只是摇了摇头,认真地对着贤者说道。

“您给予我们的,可远远出了这一次锻造的价值。”

事情落下了一个帷幕,在充斥着铁匠的小镇二人并没有办法找到什么合适的工作,因此他们选择了继续前进。

或许该说是意料之中吧,在贤者与洛安少女离开以后,桑帕齐亚的边陲城镇伊恩谢尔,开始流传出拥有能够锻造出国王宝剑的传奇铁匠的事情。

这一件事在之后令许多想要一把好剑的冒险者乃至于贵族慕名而来,但只有很少很少人知道的一件事情是。

这一切的开端,仅仅只是亨利觉得米拉需要一把更好的长剑罢了。

“知识真伟大。”包括护甲的维护费用和亨利新防具的锻造还有武器在内部都不需要花钱就拿走了,洛安少女骑在马上,眉笑颜开地这样说着。

“是是是……”前方的亨利回过头看着她,然后又看向了前方。

太阳就快要落山,一人一马,继续向前。

……

注释:真刃,指的是双刃剑顺势那一侧的剑刃,也就是你握剑的时候朝向敌人的那一侧;弱部,将一把剑的剑刃部分平等地分割成两个部分的话,靠近把手的部分叫强部,靠近剑尖的部分叫做弱部。这类规范性的用语一般情况下较少有人采用,所以此前也未曾描写过,这里是用于行家之间的对话要快指出部位所在的用意,以后大概也不会出现太多,各位看着稍微记一记就行了,不用在意。

另外,这一章作为中国人的各位读者老爷其实可以骄傲自满一下,因为本章当中描述的炼钢法是中国汉代就有使用记载的,而同时期的欧洲人就只会用锤子徒劳地敲去杂质,所以大家其实可以当成是优秀的中国古文明炼钢术吊打欧洲土鳖xd(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