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官方入口app

“其实,我出生在一个没落的贵族家庭里面,我出生那天,母亲就因为难产而死了,没过多久,父亲也因病去世,留下了年仅两岁的我。”

“当时家族的长辈都把我当作祸害,认为我是一名厄运之子,是我的出生害死了我的父母,是我的出生害的家族没落的,因此,没又一个亲人肯收留我,甚至到最后,他们在我五岁的时候把我赶出了家族。“

“无依无靠的我只能独自一人在大街上流浪,靠乞讨为生。“

“当时下着大雪,我只有一件单薄的衣裳,在大街上孤独的流浪,我本以为,我的命运就如同那天空中飞舞的雪花,从天而降,落到地上,化作一片白芒,待春暖花开之际,就此消融,直到我碰到了师父。”

“在那片茫茫白雪中,我看到了一双温暖的手,那是师父的手!那双手把我抱了起来,带我到了一个温暖的房间,给我吃的,给我穿的,让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暖意。”

“从那以后,我便每天都跟随师父修炼,学习魔法,而我的命运,也因此而发生改变,从一个举目无亲的厄运之子,变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江洋大盗,而这一切,从来都不是上天照成的,而是在师父的帮助下而形成的!”

“现在的我,过得很好,也很幸福,而据我所知,我的家族早已不复存在,早已被人取缔,不过我对此却丝毫没有任何感想,在我看来,我的亲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师父,一个是师姐你,那些把我赶走的畜生,根本称不上是我的亲人,死了活该!”

馨儿看着晓透平静的说处这一切,心中开始有些同情晓透起来,摸了摸晓透的头,“你放心,我将永远是你的师姐!”

晓透咧嘴一笑,“所以,我向来不相信什么所谓的天命,我只相信人定胜天,天可以决定你的出身,但是但决定不了你的未来,未来,永远掌握在自己手中。”

“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中……”馨儿重复着晓透的话,表情逐渐舒展开。

“谢谢你师弟,我会记住的说的话的。”

晓透尴尬一笑,也不知馨儿今天抽了什么风,整个人有些奇奇怪怪的。

唯美女神之应下凡沙漠拯救干枯心灵写真图片

“小师弟,不介意的话,你跟我讲讲我们的师父吧。”馨儿道。

“师姐,你该不会真不认识咱们师父了吧?”晓透道。

馨儿摇了摇头道:“抱歉,我是真不记得了。”

就在这时,晓透突然回想起自己临走前师父跟他说过的话:“晓透,我之所以之前不让你见你师姐,主要是因为怕你们两个因为互相攀比而导致师门不和,为了防止这类事情的发生,我特意分开教导你们。”

“不过,你师姐在一次修炼中突然丧失了记忆,早已不认得我和你,并且还和我大吵了一架,离开了修炼的地方,这次派你出门的主要目的就是把你的师姐找到,无论她怎么不承认,怎么装傻,都不要怀疑,只要她的项链有我的烙印,她绝对就是你的师姐!”

有些同情地看了馨儿一眼:唉,看来师姐小时候也和我一样遭遇了不幸啊。

重新坐起身子,晓透正色道:“好吧,那我就给你讲讲我和师父他老人家的事吧,我和师父……”

此时此刻,同门师姐弟二人正在皎洁的月光下聊天。

另一边,同在一片月光下的皇宫,却在商议着重大事件。

皇宫,御书房内。

魏兴朝正跪在地上,面前站着的,正是朱文轩和诸葛雄。

诸葛雄手持羽扇,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身边的朱文轩同样是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这么说来,那两个家伙又躲到里面了?”朱文轩淡淡道。

魏兴朝点了点头,“是,皇上,而且我估计,那两人应该不敢再轻易露面了。”

朱文轩满意的点了点头,拍了拍魏兴朝的肩膀,顺势把他拉起来,“魏老,这次辛苦你了。”

魏兴朝微微一笑,“为了帝国的兴旺,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只可惜我们帝国的气运似乎快要到头了呀。”朱文轩长叹一口气道。

魏兴朝一听,神情逐渐暗道下来:“皇上,或许,我们也可以像龙之如那样,将宝,压在那丫头身上。”

朱文轩眼中闪过一丝心动,不过很快又消失,摇了摇头,“如果我只是孤身一人,我愿意这么做,但是,在我的背后,是千千万万的帝国子民,身为一国之君,朕!不敢冒这个险,更不能冒这个险。”

魏兴朝沉默,确实,现在的馨儿太过弱小,在他们眼里,形同蝼蚁,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将宝轻易的压在一个蝼蚁身上,何况是一国之君,这样做的风险太高,代价太大!

“但是这次,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把宝压在她身上了!”诸葛雄道。

朱文轩和魏兴朝深有感触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朱文轩猛然转过头来,望向窗外,一道紫色闪电从天而降,落到朱文轩肩膀——正是闪电隼!

朱文轩亲昵的摸了摸闪电隼的头,取下它脚下的信封,仔细一看,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微笑。

“如何?”诸葛雄问道。

朱文轩重新折好信封,微笑道:“和国师想的一样,那丫头也按捺不住打算开始行动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开始准备配合她的行动吧。”诸葛雄轻描淡写道。

朱文轩点了点头,“不过,这丫头有一点倒是出乎国师的意料。”

“哦?哪点?”诸葛雄好奇道。

“这丫头的字,十分的惨不忍睹!”朱文轩笑道。

“是吗?让我看看。”朱文轩饶有兴趣道。

从朱文轩手中接过信封,朱文轩看了看信中的字,确实如朱文轩所说的那样,惨不忍睹!就像是用鸡爪子占了墨水在上面乱划似的,得亏那几个字写得足够大,否则诸葛雄还未必能看得清楚呢。

“呵呵,这丫头,总是出乎我们的意料。”诸葛雄失笑道。

“希望这次,她别让我们失望吧。”朱文轩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