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官网社区网页版直接进去

走进客厅,天花板上,被电流点亮的吊灯洒下光芒,照亮了客厅。

实质上非常宽大的客厅,因为古典的装潢而显得空间小了一些。

客厅有三条沙发,一张长桌,以及若干椅子。

因为职业习惯,亚格的目光在沙发和桌子的下方扫视了一下——

有移动过的痕迹。

应该是为了这次聚会而特地移动过桌椅的位置,他特意绕了一圈,从沙发的背后走到左侧的椅子旁。

从沙发和椅子位置不同的磨损和失色来看,这三张沙发只有两张沙发是在客厅内的,另一张没有光照失色的,看上去应该是放在仓库或者别的什么不经常接触光照的地方的。

至于是不是新买的……这张长椅有些破旧……

以亚格对罗德曼的了解,他喜欢收集古旧的东西,买下这样的沙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视野再次变得恍惚——

在他的视野之中,这张没有任何因为光照失色的沙发之上,坐着三个人。

一个穿着粉色洋裙的小女孩,一个穿着红色蛋糕裙的贵妇,一个穿着酒红色西服的男人。

清纯美少女午后慵懒私照

他们举着手,如同在拍照一般,定格在沙发之上。

在他下意识做出后退动作的瞬间,这个恍惚的景象,在下一刻就消失不见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亚格晃了晃脑袋,那时不时出现的异常景象,让他升起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其他人因为角度的原因,只有罗德曼注意到了他的样子,他走到亚格身边:

“亚格,真是抱歉,来不及准备太多东西,只能让你们坐椅子了。”

三张沙发挤一挤能坐下12个人,但是每张沙发上只坐了三人。

而作为男性,包括亚格、罗德曼在内的三人其实都不在意这些。

“没事。”亚格摇了摇头,然后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而这个时候,亚格的学长考蓝克拍了拍手:

“来来,现在就开始第一个活动,场景推理!”

说着,他扭过头,看向亚格说道:“亚格,说说刚才那个——”

所有人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而这在侦探社非常熟悉的流程,也让亚格有些怀念,他把那归结为睡眠过少而产生的混乱景象抛到脑后,咳嗽了一声,说道:

“那么,剧情是,侦探阿拉尔先生死在了公寓里。线索有一张银行打印的账单、一张尸体以及现场照片,警方称是其雇主的情人掐死了他,请推理出真正的案情。”

“真正的案情……亚格你真狡猾,竟然来这一手。”阿曼瑟拉轻笑一声,“那我先来,我要看照片!”

而这个时候,旁边的罗曼德让自己的管家取来了纸和笔,还有一个骰子:

“我这里只有六面骰子,就凑合着用吧。”

“那么,阿曼瑟拉从照片中发现了线索……”

亚格也接过纸和笔,一边记录一边说道,说着,他忽然顿了顿:

“阿曼瑟拉是花店的店主,所以观察没有那么仔细,只能获得一条尸体的线索。”

听到“花店的店主”,阿曼瑟拉愣了愣,然后笑着道:

“我抗议!花店店主的观察力也很高的,因为要观察植株的生长状况。”

“但是仅限于植株~”她身边的另一个年轻女人轻笑道,“如果是伊戈勒的话,就能够发现更多线索,对吧?伊戈勒?”

而伊戈勒在思考了一下之后,回答道:

“临床和法医是有区别的。”

在当了医生之后,他也明白法医和临床在实际操作上有多少区别。

关于尸体上的伤痕之类的痕迹,他实际很少接触,更何况,说的是掐死,这种痕迹其实很难分辨。

“原来如此。”

亚格也点了点头,作为侦探,他其实接到的委托更多都是各种婚外恋侦查之类的、一年下来,只接触了两次关于凶杀案的事情,也没有真正接触过法医。

看着亚格的动作,阿曼瑟拉旁边的女人有些无奈:

“伊戈勒,这样会少线索的。”

“诶!?”伊戈勒这才想起来,然后看向亚格,“能……”

“不能,你是临床医生和法医不一样。”虽然是半知半解,但是亚格马上就用上了。

“哈哈,伊戈勒你少了一个线索。”考蓝克笑着,“我也来,我要查看账单。”

“考蓝克学长是银行职员对吧?”亚格想起刚才谈及的现状。

“对的。”他露齿一笑,“我可以利用职权查询账单的主人和许多经济信息。”

在他这么说的时候,在亚格的眼中,他又变成了刚才那种诡异的姿态,长着两颗脑袋的双头人,丑陋而狰狞。

强行压制下近距离看到这种景象的心悸感,再抬起头时,景象已经恢复。

然而亚格在这反反复复的混乱景象之中,已经有些疲惫了。

“你怎么了?亚格?”

“没事,我在想你可以获得几个线索。”亚格捂着脑门,有些勉强地回答道。

而其他人也没听出什么,只是认为他在苦恼应该怎么编线索——

“哈哈,临时编故事也不好编啊。”

而在旁边,因为人数太多,有几人并没有参与到这侦探游戏之中。

罗德曼和另外一人走到窗口之前,一边观察着亚格他们的行动,一边隐蔽地从腰间的暗袋中取出了一个装着粉末状物体的小袋子。

罗德曼将视线交给那人之后,那对幽蓝色的眼眸之中流露出一丝严肃,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想要加入教会,就把这个吃下去,巴赫斯。”

“这是什么?”叫做巴赫斯的男人将小袋子握在手中,面上依然保持着笑容,在其他人眼中就仿佛两人在谈论什么大学时期的趣事一般。

“不要问那么多,想要加入教会,就把这东西吃下去。”

罗德曼注视着正在玩侦探游戏的众人,目光在考蓝克和阿曼瑟拉等人身上扫过,流露出一丝怀念:

“不然,你懂的。”

“不吃下这个,连走出这里都不用想了……”

巴赫斯心中惨笑一声,看着曾经的朋友,谁又能想到,他是雾都最大的黑暗势力——黑钟教会的成员呢?